?

黃向陽:守住根基 深化改革 努力譜寫農商銀行高質量發展新篇章

點擊數: 時間:2022-08-03 來源:中國農村金融雜志社

按照國務院的精神和省委、省政府的部署,湖南農信社產權改革自2005年開始組建以縣(市、區)為單位的統一法人社,到2010年著手按照“穩定縣域、整合城區”的原則,推進股份制改革,共組建了102家農商銀行,是全國第6個全面完成農商銀行改革的省份。通過組建農商銀行,湖南農信的經營面貌發生了深刻變化,取得了良好的發展成果。 

二十年來,湖南農信構建了公司治理的基本架構。按照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金融企業目標,在規范存款化、貸款化股金的基礎上,形成了比例合理、適度集中、相互平衡的股權結構,2021年末湖南102家農商銀行股本424億股,其中法人股占比達55.5%。積極探索黨領導下的法人治理有效形式,全系統黨的關系實行垂直領導管理,將黨的領導寫入農商銀行章程,落實黨組織在公司治理中的法定地位,建立健全股東大會、董事會、監事會和高級管理層設置,構建了“一委三會一層”的治理結構。建立健全激勵約束機制,完善農商銀行分類績效考核、經營等級評定及掛鉤機制,將經營管理事項逐步放給農商銀行,強化稽核審計、紀檢巡察、業務檢查、干部考核等行業監督,重點加強高管人員違規違紀問責,推動了省聯社與農商銀行各負其責、協同發展。 

二十年來,湖南農信消化了風險高企的歷史包袱。在統一法人社改革期間,湖南農信在央行票據資金支持下處置了部分風險。在組建農商銀行期間,采用機構、政府、投資者“三個三分之一”模式有效處置存量風險,全部消化了法人機構歷年虧損掛賬,使組建的農商銀行能夠卸下包袱、輕裝上陣,主要風險監管指標持續穩健向好。截至2022年6月末,全系統不良貸款率2.54%,資本充足率11.91%,撥備覆蓋率172.01%,不良貸款率在25家省級聯社中由低到高排第6位,在中部六省排第1位。

二十年來,湖南農信做強了服務“三農”的主責主業。堅持改制不改“姓”,農商銀行設立董事會“三農”金融服務委員會和鄉村振興專營機構,下沉村組建設“福祥e站”7938個,在鄉村黨組織發展金融組織員、金融協理員和金融聯絡員近13萬人,選派“金融村官”1.6萬人,推出糧食貸、生豬貸、油茶貸、農機貸、民宿貸等一批拳頭產品、特色產品,農村金融主力軍的地位和作用進一步彰顯。截至2022年6月末,湖南農信涉農貸款余額5617億元,小微企業貸款3903億元,分別占全省金融機構的三分之一和四分之一。特別是湖南農信主動擔當金融扶貧責任,率先推出扶貧小額信貸,共為170余萬貧困農戶授信,發放扶貧小額信貸327億元,直接和間接帶動50余萬戶貧困農戶發展生產脫貧,推動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,湖南98%以上的脫貧人口小額信貸來自農信系統,湖南省聯社成為全省唯一一家被黨中央、國務院授予“全國脫貧攻堅先進集體”稱號的金融機構。

二十年來,湖南農信提升了農商銀行的發展能力。注重培育湖南農信整體對外形象,統一文化標識、產品品牌,共用湖南農信一點接入銀行間清算系統,增強了農商銀行的市場公信力和社會影響力。按照“小法人+大平臺”的架構,從零開始啟動信息化建設,組織開發綜合業務、信貸、資金、財務、人力資源、股權和關聯交易等各類應用系統160余個,擁有了手機銀行、網上銀行、微信銀行、收單業務等電子化服務渠道,讓農商銀行搭上了信息化、移動化、數字化的“快班車”。在堅守主業的前提下,按照市場化原則開展系統內資金調劑和流動性互助,引導農商銀行有序進入銀行間市場開展投資交易,發展理財業務,開拓中間業務,拓寬了增收渠道。通過改革,湖南農信的發展實力顯著增強,截至2022年6月末,全系統存款余額由2002年末的712億元增長到13260億元,貸款余額由460億元增長到8655億元,市場份額分別為19.29%和14.39%,規模連續7年位居全省金融機構首位。 

二十年來湖南農信取得了長足發展,但還存在一些短板與不足,如市場定位局部出現偏差、發展質量有待提高、風險管控能力不足、現行管理模式有待改進,等等。與其他銀行相比,農商銀行還是“弱勢群體”,需要奮發進取、比學趕超,持續抓好改革與發展兩件大事,不斷拓展主業、創新服務、防控風險、轉換機制,再創農商銀行更加美好的二十年。 

持續堅守支農支小市場定位。農商銀行是由農信社改制而來,繼承了農信社扎根農村70余年的積累,也繼承了服務“三農”的經營宗旨和支農支小的市場定位。為了強化農商銀行支農支小的定力,銀保監會要求農商銀行機構不出縣(區)、業務不跨縣(區),貸款占總資產的比重不低于50%,新增可貸資金70%以上用于當地,涉農和小微貸款占比提高到80%以上,普惠型涉農貸款增速不能低于上年度同期,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增速不低于貸款平均增速,等等。但是,一些農商銀行基于純商業驅動,存在“脫掉草鞋換皮鞋”“脫離農村進城區”的沖動想法。其實,中國不缺大銀行,更不缺服務城市的銀行,缺的是支農支小的小銀行。近年來,其他商業銀行紛紛響應鄉村振興戰略,大力開拓農村市場,對農商銀行形成巨大沖擊,農商銀行稍有不慎將可能失去陣地和根基。因此,農商銀行要牢牢守住農村這個定位,不斷加大對農村市場的滲透和開發,更好地滿足鄉村振興和縣域經濟發展的需要,堅定做農村金融的主力軍、地方金融的排頭兵、普惠金融的領跑者。 

加快提升農商銀行內部治理。在現行的體制下,農商銀行盡管是獨立法人,但公司治理普遍“形似而神不似”,同時還需接受省聯社的管理,出現“內部人控制”與“外部人治理”雙重疊加的情況。農商銀行要真正苦練“內功”,著力加強自主經營、自負盈虧、自擔風險、自我約束的“四自能力”建設,健全完善治理機制,進一步厘清“一委三會一層”的職責邊界和運行程序,做實黨委會領導把關、股東大會和董事會戰略決策、高級管理層授權經營、監事會依法監督職能,構建起有效的決策、執行、監督制衡機制和激勵約束機制,有效防范內部少數人控制、黨委會、行務會代替董事會、股東大會、大股東不當干預等問題發生,切實增強堅守定位的定力、經營管理的效力、風險管控的能力、內生發展的動力。 

抓緊改進省聯社管理服務。關于省聯社改革,監管部門的態度是“一省一策”,各省正在研究論證符合自己實際的改革模式。從監管導向、農商銀行發展實際尤其是近年來中小銀行出現的風險事件來看,不管選擇什么樣的改革模式,黨的領導不能削弱,省政府對農商銀行的風險處置責任不會削弱,省聯社仍然需要繼續發揮作用,按照監管導向和省政府授權履職盡責。目前,省聯社的職能是管理、指導、協調、服務,其實概括起來就是管理和服務,因為管理包括規制性管理和指導性管理,服務包括協調性服務和平臺性服務,要按照淡化行政管理、強化服務職能的導向,改變過去用行政手段下指令、分任務、配高管的做法,更多運用黨建引領、市場手段來管方向、管高管、管風險、管服務。 

努力取得地方政府政策支持。農商銀行是地方法人銀行,經營在當地、服務在當地、稅收貢獻在當地,在鄉村振興和地方發展中發揮著重要作用。在經濟下行壓力加大、同業競爭加劇的情況下,農商銀行發展面臨不少的問題、困難和挑戰,需要地方政府重視多一些、關心多一些、支持多一些。建議地方政府能把農商銀行當作自己的銀行來對待,在鄉村振興、小微企業和特色產業發展上,能夠多考慮農商銀行的優勢,給予農商銀行更多市場機會和政策支持。 

積極爭取監管部門差異監管。建議銀保監部門進一步細化各類銀行業機構的功能定位,引導適度競爭,規制無序競爭,糾正不當競爭,防止大中型機構過度下沉小機構已耕耘多年的農村市場,避免金融資源的耗散浪費;針對城市、城區、縣域三類農商銀行制定分類監管政策,研究更加精細化的監管目標、監管指標、監管要求,提高對農商銀行不良貸款率、資本充足率等監管指標的容忍度。同時,建議人民銀行降低農商銀行申請再貸款、再貼現、普惠小微貸款支持、碳減排支持等貨幣政策工具的門檻,增強農商銀行的服務能力。

中國農村金融雜志社鏈接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T1d_Z1IWvFbcN1xOnEHafQ

分享到:
把她两条腿抬到肩膀上狠狠的